织梦CMS - 轻松建站从此开始!

免费在线要看小说

当前位置: 主页 > 要看小说 >

妖魔哪里走_ 394.世道要乱(求订阅哟亲亲)-

时间:2021-02-23 18:53来源:网络整理 作者:采集侠 点击:
全金属弹壳小说妖魔哪里走 394.世道要乱(求订阅哟亲亲)在线阅读。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
    一听这话沉一顿时一个不服两个不忿:“咋地,啥叫为七爷着想留它一命?留着它以后给七爷守墓看坟?”

    王七麟惆怅的看向夜空,这傻子还能不能好了?

    吞口傲然道:“放心,我宁死也不会去为人守墓。你们杀我便是,何必要羞辱我?”

    谢蛤蟆说道:“你总归有一死,何必着急?”

    王七麟道:“道爷你刚才的话什么意思?我不能杀了这妖怪吗?”

    谢蛤蟆说道:“你可以杀它,但留着它作用更大,它是吞口,有一个对七爷你来说很有用的本领——”

    “它口中含有庚金灵,这庚金灵能聚敛天下刀剑,所以你若收下它,以后可以由它给你含着剑。”

    听到这里沉一眼睛一亮:“阿弥陀佛,这可威风了,古有周仓给关二爷扛刀,今有吞口给王七爷含剑,嘿,好啊!”

    王七麟也颇感兴趣,他问道:“这吞口还有如此本领?有点意思,那它品性如何?”

    话说完他又自顾自的说道:“看道爷你愿意护着它,它应该品性不错,可它若是品性不错,怎么会与枨枨、帽妖、虎皮女这些玩意儿混迹在一起?”

    这三者都是凶灵,喜欢给人开膛破肚的枨枨先不说了,帽妖和虎皮女在残酷方面也不甘落后。

    帽妖在宋朝作祟最多,甚至载入《宋史》:丙戌,西京有大妖如帽,夜蜚,民甚恐。乙巳,帽妖至京师,民夜叫譟达曙,诏捕尝为邪法人耿槩弃市。

    这妖怪能变换样子,平常时候如帽子会飞,落入人家后会变为大狼去食人,且尤其喜欢吃人全家,一个不留。

    虎皮女要有名的多,《坚瓠集》、《太平广记》、《集异记》中都有所记载。

    它们本领不是特别强,但有一点特别恶心,那就是喜欢化作少妇去祸害老实人,最终吃人的心肝。

    对此王七麟很想问它一句,老实人草它妈了吗?为何这么对待老实人?

    七爷也是个老实人,所以刚才第一个先灭了这玩意儿。

    吞口倒是实诚,它傲然看着王七麟道:“因为我要杀了你王七麟!”

    王七麟问道:“我挖你家祖坟了?”

    吞口一愣:“没有。”

    王七麟又问:“我拐你家崽子了?”

    “也没有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为什么非要对付我?”

    吞口怒道:“因为你这铁尉能力强大且喜欢滥杀无辜,像你这般的人最是可怕,能力强横可以很快升官,官越大杀孽越大,天下妖魔鬼怪们永无宁日!”

    王七麟更怒:“我何时滥杀无辜——干!都公子?”

    他很快反应过来,将自己被陷害的事一五一十告诉了吞口。

    吞口摇头,表示不信。

    谢蛤蟆说道:“七爷此生问心无愧,他身背英魂大宏愿,怎么会骗你这样的小角色?”

    吞口吃惊:“有英魂信任他?”

    谢蛤蟆淡淡的说道:“有两千英魂信任他。”

    吞口顿时呆若纸老虎:“两千英魂?!”

    谢蛤蟆点头。

    吞口犹豫起来,然后冲王七麟说道:“王大人,我向你道歉,我没有调查清楚真相就想要杀你,真是罪大恶极。”

    “但我不能做你的手下,我们祖辈曾经在你人族天可汗面前发过誓,吞口一族永不为人奴!”

    谢蛤蟆说道:“可我家大人身上有一枚罕见的阴阳鱼玉佩,这玉佩能驱动阴阳之气转换。”

    王七麟将挂在脖子上的玉佩摘下来展示出来。

    夜晚森寒,阴阳鱼开始徐徐转动。

    吞口又沉默了。

    它怔怔的看着玉佩,忽然问王七麟道:“大人你需要我给你带几把剑?”

    沉一叫道:“你叫我七爷的剑是什么剑?你敢侮辱我家七爷的剑?阿弥陀佛,喷僧要给你点颜色瞅瞅!”

    他顺手操起伏魔杖,马明摁住他道:“别胡闹,不过妖怪你的态度变化的也太突兀了吧?”

    吞口严肃的说道:“这位道长已经说过了,王大人为官清正、一心为民,其实我先前就已经心生仰慕。”

    王七麟失笑道:“行了行了,现在我需要三把剑,以后需要八把剑。”

    吞口说道:“没问题。”

    王七麟又说道:“但我并不是什么人什么妖魔鬼怪都往麾下招收,以后我要考验你的品性,你若是品性不端,那我不会留你的,反而可能会诛杀你。”

    吞口蹲坐在地像人一样抱拳:“卑职从命!”

    王七麟将阴阳鱼玉佩扔给它,它抓着玉佩吃惊的瞪大了眼睛。

    每个眼睛都有海碗那么大,就跟奥迪的车灯似的,特别显眼。

    王七麟轻松的说道:“你需要这玉佩修炼是吗?疑人不用,用人不疑,那我将这玉佩暂借给你一晚上,明天还我。”

    吞口钦佩的说道:“王大人果然乃是人之龙凤,天生将帅气度!”

    看着虚无的月色,王七麟又疑惑起来:“咱们守门的神像,到底被谁给偷走了?或者说,它们真的主动离开了咱的驿所?不应该吧?”

    沉一问道:“七爷,要不然咱明天报告衙门,让他们帮忙找?”

    王七麟怒道:“咱听天监就是专业办这事的,哪有脸去报案?再说,咱们听天监都查不出来的事,衙门那群没脑子的能查出来?”

    结果他们从大年初一找到大年初三,还是没有找到丢失的这两个神像。

    没办法,杨大眼去衙门报案了。

    气人的事情发生了。

    衙门当天给他们送回了消息:饕餮神像和三足金蟾神像被人带出了上原府,是初一天不亮时候被钱笑的人给带走的!

    谢蛤蟆知道这答案后气的一把拍翻了一个桌子:“无量他个天尊的,老道士怎么着也没有想过会是这么个真相!”

    “这两个神像应当是出自四大工坊,只是不知道哪家的杰作,它们体内封有兽魂,只是没有对咱们认主,咱们也一直没关注它们,把它们当做普通石雕了。”

    “可钱笑是它们主人,一定是昨夜钱笑带人来到驿所,以法术唤醒它们兽魂,引导它们主动离开,并在原位摆上了障眼法,把咱们给迷惑了!”

    王七麟惊怒交加:“还有这种事?揍他狗日的!”

    他想到了钱笑当初走的着急,去了平阳府后确实给他发过书信,让他帮忙将两个石雕给送过去,但他没理睬这要求。

    凭什么把我的石雕给你送过去?

    他又想到大年初一夜里去给太霸拜年的时候确实是见过钱笑,而且钱笑见了他便转身跑路。

    当时他以为钱笑是对他心怀愤懑,所以不愿意跟他打照面。

    现在他才知道,敢情是这孙子做了对不起自己的事,怕被他发现问题,才不跟他打招呼的。

    估计那时候钱笑已经派人去动手了。

    他将这些告诉谢蛤蟆等人,气的一行人骂骂咧咧,撸袖子抽刀子要去找钱笑的麻烦。

    可事情已经发生三天了,估计石雕被运回平阳府城了。

    王七麟不甘心吃这哑巴亏,他跑去找太霸告状!

    告状必须得有气势。

    他推开门阴沉着脸往里走,嚷嚷道:“太霸大人、太霸大人,大人呢?大人你出来,卑职被人欺负了,有人欺负卑职啊!”

    旁边的力士赶紧来招呼他:“王大人,您这是怎么了?您冷静,您小点声……”

    “兄弟,我没法冷静,没法小点声,我被人给欺负了。”王七麟愤怒的吼道,“我给咱听天监流汗流血还流泪,可有人暗地里设计我,给我下套子……”

    一个性情温润的中年人满脸微笑的出现在不远处。

    李长歌。

    力士的话也说了出来:“但王大人你还是得冷静,歌帅今天来了。”

    王七麟暗道老子眼瞎吗?人已经出现了!

    李长歌笑吟吟的问道:“小七爷,谁敢欺负你呀?”

    王七麟赶忙抱拳行礼:“歌帅过年好,歌帅您别这么寒碜卑职,卑职确实被人欺负了,这是来找太霸大人主持公道的。”

    李长歌一挥长袖身前出现两张气雾凝聚成的椅子,他招手道:“过来坐,慢慢说,气大伤身,你别生这么大的气,今天有什么委屈,歌帅我给你做主。”

    王七麟讪笑:“歌帅实在客气,卑职站着就行。”

    李长歌斜睨他一眼道:“你现在怎么变得这么唯唯诺诺了?在你家机秘先生面前的时候也是这般姿态吗?”

    一听这话,王七麟赶紧去坐下:“歌帅,卑职生是听天监的人,死是听天监的鬼!”

    李长歌笑道:“不必向本帅表忠心,我知道你很好,刚才只是调侃之语罢了。好了,话归主题,你到底受到什么欺负了?”

    王七麟悲愤的将被人偷了看门石雕的事说了出来。

    太霸听到后高兴的走了出来:“等等,重新说,我刚才只听了半截,没听全,你说你家让人给偷了看门狗?嘿嘿。”

    王七麟叫道:“不是看门狗,是看门的两个神雕!”

    “两只鸟?”太霸愕然,“你那驿所什么时候有神雕看守了?”

    王七麟耐心解释:“神兽雕像,就是那个三足金蟾和龙子饕餮。”

    太霸听后顿觉无聊:“这两个东西本来就是钱笑的,他自己掏钱买的,这事我清楚。”

    王七麟说道:“但是他离开上原府的时候,将这两个石雕给丢弃了,因为这俩石雕当时没了神性,后来是我家道长使出大神通,给它们点醒了神性!”

    “所以现在这俩石雕应当是我们驿所的!”

    李长歌点头道:“你身边的谢道长确实有这个能耐。”

    王七麟一愣,其实我是胡诌的。

    太霸说道:“不如这样,我给钱笑发个信,让他过来一趟,正好歌帅来了咱并郡,我将铜尉铁尉们都召集起来,给歌帅接风洗尘,也正好让歌帅点点将。”

    李长歌笑道:“接风洗尘便罢了,点将倒是有些必要,我过去半年没怎么在并郡待着,与咱们的老弟兄之间有些生疏了,这可不行。”

    “不过不是最近几天,最近本帅还有些事,你与大家伙说说,等到元宵时候吧,让他们带上家人,本帅做东,咱们一起共度佳节。”

    太霸吹口哨,几只冥鸦跟箭一样飞来。

    王七麟盯着它们看。

    太霸当没看到他的灼热目光。

    李长歌笑了起来,说道:“太霸大人的冥鸦队伍在毒公子诡计中损失惨重,你先给他留下点时间,让这些冥鸦产仔换代,本帅替他向你保证,顶多等到夏至,他一定会将迅雷给你。”

    太霸叫道:“歌帅,迅雷怎么能给出去?它是我的命根子!”

    王七麟笑了,他在梦里有一次听到一位宿主也这么喊过。

    李长歌温和的说道:“小七所立下的大功,难道当不得你奖励他一只鸟?”

    太霸长叹一声。

    李长歌扔给他一块墨玉。

    太霸眼睛一亮,接到手立马塞进怀里:“歌帅乃是卑职生平最佩服的人,既然歌帅做主了,那卑职绝无二话。”

    王七麟顿时眼观鼻、鼻观鸡,他知道李长歌也会给自己奖励。

    果然,李长歌让他先后汇报侦破刑天祭和来到上原府后的工作开展情况,他不断点头,表示满意。

    得知妖刀斩马已断,李长歌说道:“我此次去东北州,正好碰巧得到了一块玄铁,等我去找一位神工,可以为你再铸一把更好的宝刀。”

    王七麟现在主修剑阵,用刀的机会不多了,而且《太阴断魂刀》的威力有限,对付恶鬼和厉鬼用处不大。

    于是他摇头道:“卑职先行谢过歌帅,可是斩马陪同卑职出道、陪同卑职一路走来,它不止是武器,若是可以,卑职希望您能帮忙将它给修好,这样卑职便感激不尽。”

    李长歌欣慰的看向他,道:“我果然没有看错,小七,你是一个念旧的人,是一个重感情的人。”

    王七麟谦逊的低下头。

    但他知道自己确实是这样的人。

    李长歌道:“你此次破除如此大案,且斩杀了塞外三圣之一的白虎,此为大功、不世之功,圣上与青龙王必然会下诏令遣你入帝都,这样我给你一个地址,你去了后找一位叫做玄通的人,他会给你修复斩马。”

    王七麟欣喜道:“多谢歌帅。”

    李长歌又从怀里掏出一本书递给他,道:“你接连斩杀二十八宿与四圣,已经成为前朝余孽的眼中钉肉中刺,本帅无法时时保护你,你得自己小心。”

    “但你修为普普通通,光是小心怕是不行,本帅此次去往东北州,也是凑巧,得到了这么一本秘籍,现在赠送于你,你好好修炼,它在关键时候能保你一命。”

    秘籍厚实而古朴,书页上用小篆写了六个字。

    王七麟不认识写的是什么,实际上他也不关注这秘籍的名字,反正让造化炉一练,秘籍身份都会改变。

    他收入怀里再度感恩戴德的道谢。

    李长歌很敞亮的说道:“这是本帅私人对你的奖励,并非是听天监对你和你麾下们的奖励,其他奖励本帅得上报青龙王,请他定夺。”

    王七麟能说什么?他只能一个劲的拍马屁!

    趁着李长歌兴致颇高,他小心翼翼的说道:“歌帅,其实奖励不奖励的没什么,卑职只是想请你救个命。”

    李长歌可是曾经的状元郎,绝对的聪明人。

    他闻弦歌而知雅意,轻声问道:“你想知道这里军营曾经发生的真相?”

    “不错!请歌帅恕罪,卑职知道这事关机密,但是卑职曾经立下大宏愿……”

    李长歌摆摆手制止他的话,站起来向驿所深处走去。

    太霸要跟上去,被他给制止了。

    见此太霸推了王七麟一把,道:“你还愣着干什么?快去!”

    王七麟确实想跟上去来着,可是看到李长歌拒绝了太霸,还以为也不会让自己跟随在后。

    太霸一提醒,他便赶忙追了上去。

    这驿所前身是军营,军营规模自然很浩大,但如今驿所面积不大,只有二三十亩地的样子。

    李长歌走到驿所后院,纵身飞上一处墙壁看向后面的民宅商户,轻声叹道:“已经大变样了呀。”

    王七麟知道这里面肯定有一段故事,他沉默不语。

    李长歌伸手往北方指去,划了很大一个圈:“军营以前有那么大,那时候天下初平,先帝在位,上原府是兵家必争之地,所以府城的民生恢复很慢,驻扎的军队很多。”

    “这个军营是最大也是最神秘的,里面驻扎的是曾经亲随先帝屡立奇功的四军之一倒悬军。”

    “你当然不知道倒悬军的统帅身份,但你应当知道他最后一位统帅是谁。”

    王七麟沉声道:“黄化极大将军。”

    李长歌点点头:“是呀,黄化极大将军,大将军远征漠北,事发突然,并没有带上他阵下的尽数雄师劲旅。当然,彼时前朝王族已经被太子亲自领军追杀的差不多了,仅剩残寇。”

    “后来大将军投降,朝廷震怒,诛其九族,但又担心他的心腹强军会因此而反。”

    “于是先下手为强了。”

    这一番话李长歌说的平平淡淡,就像是在说家里有一群鸡,宰掉鸡头后其他鸡可能会不好管理,索性一起宰掉吧。

    王七麟知道这就是朝廷和王族对待百姓、对待臣民的态度。

    普天之下,莫非王土。

    率土之滨,莫非王臣。

    李长歌回过头来看向一座座敦实高大的营房,下意识的摇头:“他们到死不知道大将军投降前朝,自然也不知道自己为何会遭遇这一切。”

    “但是如今大将军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王七麟迅速明白了他最后一句话的意思:“多年来前朝余孽一直没有拿英魂们说事,是因为他们一直不知道这件事?”

    李长歌说道:“他们知道倒悬军不在,但不知道倒悬军死后英魂不散,被镇压于此。”

    “告诉你一个机密,”李长歌五味杂然的看向他,“鞑子从去年秋开始大练兵,练兵总帅是大将军。”

    王七麟心里一震,道:“郡守大人与大将军相识?”

    李长歌道:“军中能战善战之将,你猜有多少是大将军提拔起来的?”

    王七麟试探的问道:“一半?”

    李长歌没有回答,他笑了笑道:“你那位正直下属马明,他所在的山林猛军总统帅虎帅,是大将军三十六义子之一。”

    说完这话他挥手扫向苍穹,一道正气如白云般飘然而去:“朝堂要乱,军中要乱,好不容易平稳了一甲子的世道也要乱!”

    王七麟面现担忧。

    普天下莫非如此,兴,百姓苦;亡,百姓苦!

    李长歌的情绪也有些低沉,说道:“小七,你先回去吧,好好修炼,好好提升你的修为。”

    王七麟欲言又止。

    李长歌莞尔一笑,道:“在本帅面前,你无需顾虑,有什么想说的就说吧。”

    王七麟道:“那歌帅卑职要斗胆问一句,你刚才说要送给卑职的那个玄铁,什么时候能给卑职?”

     (责任编辑:admin)
织梦二维码生成器
顶一下
(0)
0%
踩一下
(0)
0%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发表评论
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,严禁发布色情、暴力、反动的言论。
评价:
表情:
用户名: 验证码:点击我更换图片
栏目列表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
推荐内容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